亲子园虐童:示范项目怎成三不管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12 21:54:52    次浏览   


     
      亲子园虐童:示范项目怎成“三不管”
     议论风生
     由于办证难,携程只有通过挂靠当地妇联的机构,才能“开上”亲子园,但遗憾的是,这也是并不合法的。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还在发酵。
     11月8日上午,上海携程商务有限公司向长宁警方反映称,发现其在办公楼内的携程亲子园存在工作人员疑似伤害在园幼儿身体的行为,警方立即派员到场控制涉事的四名工作人员,现其中三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携程是上海知名企业,要解决员工的托幼难题,要办托儿所,当然有实力。携程亲子园的规模确实也不小,场地面积800平米,保健室、保洁室、营养室等一应俱全,设计可容纳100多名幼儿。
     但正是因为携程亲子园太大,所以不得不去办证。我简单做了一下搜索,要办一个托儿所,需要教育、消防、防疫站等多个部门的审批,每个部门会有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条件,任何一个条件不符合,都可以让你失败重来,所消耗的时间精力成本十分巨大。所以,即使是携程,最终也没有坚持把证给办下来。
     提供解决方案的是上海市妇联,在妇联的支持下,携程顺利拿到了“准入证”。
     上海本地媒体新民网曾在2015年底报道,经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公司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共同努力下,精心设计打造“妇女儿童之家——携程亲子园”日常托管服务项目,着力解决职工1岁半至3岁左右的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家中无人带教的困扰。
     但此项目迄今仍未在上海市教育局审批备案,法律上并不合规。而且,这家当地妇联全资控股的“为了孩子学苑”,并不是具有法律意义的实体公司,没有运营经验,更不具备幼托资质,这已涉嫌违规办学。
     说白了“为了孩子学苑”的机构其实是冒牌NGO,走的是向社会提供专业服务的道路。现在出事后再看,他们并没有运营托儿所的专业能力,当初极可能是依仗着母体的特殊渠道,取得了携程亲子园的运营权。所以,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的大背景,其实是“办证难”。携程只有通过挂靠当地妇联的机构,才能“开上”亲子园,但遗憾的是,这也是并不合法的——而这种非法的性质,决定了亲子园在运行规则、办学标准、教师资质等环节的随意性。
     携程牵手当地妇联,妄图“一劳永逸”;当地妇联为双方搭桥,随时可“全身而退”;而当地教委则以机构没有备案,当做了“免罪金牌”——就这样,本是示范项目的亲子园,游离在了携程、妇联、教委“三不管”的真空地带,只剩下了无辜的幼儿和悔恨的父母。
     澳门美高梅金殿这一事件,从小的切点暴露的是一些无证幼托机构在办学过程中的混乱管理;而背后则是民办幼托机构办证难,教育部门监管空白,甚至是相关组织利益寻租等一系列深层问题。
     这也决定了对该事件的追责绝不应止于施虐者和机构负责人。其中涉及的相关组织的失察责任、相关部门的监管缺位,办学过程有无权力寻租等都必须一一查清,给舆论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尼德罗 文章来源:

上一页: 海南防治大气污染年底前全面淘汰所有剩余黄标车    下一页:今天送别鲁冠球离去时他对儿子说:要回国!要回家!